关灯
护眼
字体:

5.第五章(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说这小子咋恁好说话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

    白起的侄子,又殴过他,显然武力值不低,至少比自个儿这举不起剑的弱鸡样好吧。

    跟他指点一二,不上杆子找打吗?

    魏楚又不傻,正要想法子婉拒,不想一旁的白起突然开口,道,“如此甚好。”

    魏楚,“……”

    公子芙得了舅舅的首肯,自然是高兴的,一头热性就往前头冲去。

    留下魏楚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反倒是白起看过来,双手背在身后,利眼扫过来,带着凛然的气势,不怒自威的模样让魏楚把找理由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他有些不愿意在这个人面前认怂。

    凭着这股劲儿,魏楚跟着白起到了演武场,公子芙早就等在那里了,这小子一身短打,手臂上肌肉凸显,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魏楚捏了捏自己手臂,松松软软,他只能安慰自己,至少滑嫩qaq。

    好像被白起看到自己的小动作,魏楚抬头看去时,恰好捕捉到白起眼中闪过的笑意,顿感有点儿羞臊。

    公子芙等了半日,渐渐有些不耐烦,朝魏楚扬了扬下巴,“你用什么自己挑去。”

    秦国当下的炼铁造诣,傲视群雄,武器的种类也比旁国多些,如今以国力相较,唯楚,齐二国可堪一比,至于后期雄起的赵国,现在还初初实行胡服骑射,蓄势待发,七国之中,并不露脸。

    待到苏秦一人灭齐,燕国将军乐毅连下齐国七十二座城池时,赵国,才慢慢崛起。

    现在,一切仅仅只是开端。

    公子芙善使矛,魏楚也没得可挑,拿了一把他唯一拿得动的青铜剑,颤巍巍举起来。

    公子芙扯唇嗤笑,矛剑相触,发出碰得一声,魏楚被震得虎口发麻,连退两步。

    “怎么?公子楚莫不是看不起在下,故意谦让?”

    说实话,相当丢人。

    冷兵器相触的一瞬间,魏楚害怕了,生于和平年代的他,从来没有切实的感受过杀气,纵然,公子芙并不想杀他,不外乎教训教训而已,只是,当兵器相接的那一刻,长久历练出来的杀气迸发,让他手中的武器像是赋予生命一般,顽强对抗着对手。

    这样明目张胆的,外露的杀气,是魏楚从未感受过的。

    便是许多年后,他与白起驰骋疆场,回想起当年那一矛一剑相触,他亦无法掩盖那时自己恐惧的事实。

    魏楚双手握着青铜剑,朝天举起来,依旧让他费了大部分气力,举起来那一刻,甚至还往后仰了仰,看得公子芙在心中一阵阵的嗤笑,就这般模样,还敢近他舅舅之身?

    果然废物。

    不过一瞬间,魏楚身后有人伸手,握住他举着剑的双手,稳住他不再向后倒去。

    温热的气息,坚实的胸膛紧贴着后背,想也不用想此人是谁,魏楚不知道打哪儿生出一股气力,双手握剑便朝公子芙砍去,只是动作笨拙,公子芙一个侧身避让开,又同时单手使出长矛轻敲魏楚后背。

    直接将人拍到地上。

    丢人啊。

    魏楚趴在地上,真想着自己到底用怎么样的方式起身才不显得尴尬时,眼前出现一只手,那只手很大,修长,比他见过的许多手都要好看。

    “起来。”

    魏楚伸手握住那只手,粗粝的茧子摩擦得有些疼,又有点痒痒的。

    下一刻,魏楚的头彻底晕了。

    白起握住他拿着剑的那一只手,身体紧紧相贴,不知道谁的心跳乱了呼吸,他握着魏楚,两人一同举剑,带着肃杀,直指公子芙!

    两人靠的极近,白起温热的呼吸声就在魏楚的耳边,灼烧着他的耳廓,“我教你。”

    手把手握着剑,魏楚不可避免的感受到对方手臂蕴含的力度,和温热皮肉传来的,难以言喻的触感。

    “出剑要准,看准时机,往前送。”

    他伸出脚,大腿抵开魏楚的腿,身体下压,形成弓步,坚实的腰线抵着魏楚的腰同时往前一送,送入公子芙腋下空门,公子芙措手不及,耸肩避过,狼狈后退几步。

    魏楚一喜,转头,嘴唇正好擦过白起脸侧,像火柴擦过磷纸,燃得魏楚嘴唇发麻。

    “啊!对……对不起。”

    白起收起长腿,退开几步,“无妨。”

    魏楚却一阵阵的腰杆发软,要不是扶着剑,他怕是站都站不住了。

    刚才他经历了什么?!

    白起手把手教他用剑……

    自己还无意亲到了白起侧脸?

    魏楚的心情很复杂。

    他是gay,打小就是,变不过来那种,只是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在社会,比起自己内心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