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福祸相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隋末阴雄最新章节!

    王世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孩儿也同意二弟的意见,此人嫉贤妒能,心胸狭窄,即使儿子们这回跟他从征建功,只怕也会被他打压,不会为我们报功的。此人来我们家只是看中了我们家的钱,并不想真正提携我们兄弟。”

    王世伟也跟着附和道:“是啊,阿大,要是我们真的一个个立了军功,当上了官,有了功名,也就没必要再依附他了。

    灭陈之战只有一次,所以这次的合作应该也只是一次性的,只怕这王世积见识到了二哥的才能在他之上,更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了。”

    王何闭上眼,摇了摇头:“可是王世积是我们能找到的唯一亲族,他若是不肯带上我们,你们又能如何在这场大战中建功立业,搏取功名呢?你们并不是府兵籍册,更不是军官,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难不成去当小兵附军吗?那样即使立了功最多也就是有些封赏罢了,没有大将给你们请功,如何才能因功得官甚至混个爵位呢?!”

    王世充双眼一亮,朗声说道:“阿大勿忧,孩儿已经有了计较,一定不会让我们兄弟落下这次机会的。”

    王何听到这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连脸色也变得红润了一些,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世充,快说来让听听。”

    这回王世师和王世伟投过来的目光从刚才的略为埋怨变成了充满期待。

    王世充在心里又梳理了一遍自己的想法,确认无误后,开口道:“阿大,首先,这王世积没有容人之量,而且他手下也没有真正亲信之人。

    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王世积没有兄弟,又看不起我们这些堂侄子,所以他身边其实无人。

    今天这种情况,按理说他应该带些幕府中真正靠得住的军师谋士,至少是带个智囊之类的人,可是他却带了一个武夫随从皇甫孝谐。

    而且那皇甫孝谐面相凶狠,目光阴骛,一看就非善类,不是那种忠心效死的部下,当年王世积当众打他的时候,孩儿就观察到他目光中尽是怨毒。他在王世积视线范围内的时候,头都不敢抬一下,但只要离得稍远一些,则是狼行鹰视。

    孩儿不才,也曾学过几年相人之术和龟策之道,此类人就如吕布,如候景,一旦有机会能踩着旧主上位,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王世积不信任自己的亲族,却又重用这种野心勃勃的人,将来想必也会被此人所害。”

    王世师听到这里,说道:“二弟所言,为兄也看到了,可是那个武夫看起来并无头脑,只是个粗暴之徒,应该还不至于能害到王世积吧。”

    王世充摇了摇头:“这个事情就说不准了,不过直觉告诉我,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就象我们今天这种密谈,王世积都带着此人,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此人是个赳赳武夫,没有根基,自己对此人有提拔再造之恩,他不会出卖自己,所以对此人并无防备。

    可是王世积今天能当着我们说起南征之事,想必其他军国之事也会在此人面前和其他人说起。

    所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将来王世积随口而说的话,有可能都会成为他的死罪,而到时候出卖他的,很可能就会是这个他所信任的随从。

    今天的情形已经很清楚了,王世积无容人之量,对我们尚且如此,想必在军中和朝中,得罪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次南征如果他立了功,更是会目中无人,从而遭人嫉妒,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去跟随此人,未必是福。

    所以孩儿以为,今天我们兄弟没有进王世积的军府中效力,还真的不是坏事。”

    王世充的一番分析鞭辟入理,说得在场众人连连点头。

    王何的眉头还是锁着,他对着王世充问道:“你刚才只说了第一点,那第二点又是什么?

    就算我们不去跟王世积扯上关系,那又如何能在这次南征中建功立业?还是说你已经结交了什么人,这次南征可以抱到别的大腿?”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