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师伯肾衰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凶术最新章节!

    阿清解释道,这是是她另一个姐妹的住处,搬走后低价卖给了阿清,也是不久前的事。我问到阿清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买房子的时候,她的回答是这里便宜,她要攒钱。

    “一个姑娘家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再说你也不缺钱啊。”

    阿清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种老旧的小区是没有电梯的,虽然最高只有四层,但对于一些老人来说,爬楼梯依旧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这不,我们前面就有位老大爷在上楼梯,才几步就吃不消了,我和阿清将他扶了上去,真不知道他平时是怎么上的。

    吸引我眼球的是老人手中的木质拐棍,扶手下面用红绳系着三个小铃铛,很特别。

    叮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是个陌生号码,我接通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楚云帆吗?”

    “我是。”

    “我是你师伯的朋友聂丁,刚才他突然晕倒,现在还躺在医院。”

    “早上不还好好的吗?他怎么了?”

    “是这样啊,医生说他两个肾原本就少了一个,还有一个肾严重衰竭,现在急需换肾。不过你不用担心啊,医生说有肾源,不过最大的问题是没钱,四十万!你现在赶快筹钱,这边我先帮你稳住!”

    一个肾衰竭,一个肾没了?怎么没的,我突然想起师伯和杨琪琪吵架的时候说过,虽然我穷,但是我从来没卖过肾!

    那句话他说的应该挺心虚的,平时在怎么不对,好歹也是我师伯啊,这个世上就他跟我熟了,不能不救。

    钱到用时方恨少,以前是缺钱,但从未感觉钱竟然这么重要。没钱道观就要被拆,没钱师伯的命也保不住,都怪以前太懒散,如果早早的赞下一笔,现在的压力也不会这么大。

    将老大爷抚上去后来到了阿清的家,门一打开,迎面就吹出一股凉气。中午十分,天气燥热,被这风一吹竟然打了个哆嗦。

    房间里面和外面的温差很大,就像是夏天和秋天的区别。阿清说这里采光不好,位置又避免了阳光的直射,所以房间内才会跟开了空调似的,只是这种凉爽让她感觉到不自在。

    可就算是这样,温度也不该这么低吧。以我的道行还不能够用肉眼看出这个房间里的阴气程度,让我看看人还行,不过单凭感觉我就已经断定宋媛一定经常来这。

    我把阿清的家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了很多不正常的细节,觉得连招魂都不用了,她有极大的可能就在这。为了确认这点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白纸、细绳、笔和一个硬币。

    接下来我把房间的布局摆设画在了白纸上,用细绳将白纸绑在一个硬币上,然后集中意念,把手放在纸张上相应的摆设上空,硬币是向左转就表示有鬼。

    最终我确认了那个鬼就在阿清卧室里面!为了与她沟通,我还要再回去准备些东西。

    阿清看着我做完了这一切,她问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没有告诉阿清她的床边有个鬼,怕吓到她,随便编了个理由敷衍过去了。有驱邪符的话女鬼是无法伤害阿清的,我可以放心的离开。

    阿清的家那么冷,可见阴气真的很重,要赶在天黑之前回来,到了晚上我还真没信心能控制住她。

    第一次单独处理鬼事,难免有些紧张,本来脑海里想好的东西一下子忘了,时间又紧,就简单收拾了下。

    拿了摄魂铃、朱砂、红线、一张我自己画的驱邪符,这是我唯一会画的一种符,和师父的那张没法比。

    我要和女鬼交流,所以还需用到柳树叶和牛眼泪还有通灵符,柳树叶倒是好找,其他两样有些难。通灵符的画法虽简单,但是当时师父教的时候没好好学,开了店以后又把这门荒废了,更是画不出来。

    如果师伯在就好了,这些东西他肯定有,现在我该去哪找呢?

    就在我为这事发愁的时候店里来了个人,中年人,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凶,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精戾之气。

    “楚云帆!”

    他的口气和声音倒不像长相那样吓人,我松了口气,说道:“你认识我?”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中午的时候我给你打过电话啊。”

    “哦,你是聂丁!我师伯怎么样了?”

    “我掏钱给他做了个肾透析,暂且稳住了。”

    聂丁说到我掏钱这三个字的时候语气特别重,看来是找我要钱来了。

    “聂叔啊,你看我这店面你就知道,实在拿不出钱了。”

    他一下子认真起来,略显生气的看着我说道:“小帆啊,我和你师伯是好兄弟,你说这话就见外了!”

    看聂丁这视钱财如粪土的样子,难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