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白衣女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凶术最新章节!

    我叫楚云帆,从小体质特殊,被师父领上山修习道法,近十年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下山后才发现他们已经病逝了。

    师父说我是阴性体质,不能有太亲近的人,与别人相处要点到为止,不然会给别人带来灾祸。

    也许,就是因为我和师父太亲近,所以才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师父去世后,我用攒下来的香火钱下山开了一家殡葬用品店,专做死人生意。

    之所以选择这行也是没办法,上山十几年,回来后什么都不会,父母过世留下的钱也被亲戚瓜分完了。

    我只好靠经营这家殡葬店来维持生计,生意虽然惨淡,但至少能够吃饱饭。

    这天,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原本还以为来了生意,迎着笑脸抬头一看,结果看到的却是一张熟人的面孔。

    是阿清,北方人,在和我殡葬店同街的洗脚城“工作”。

    她的打扮穿着很花哨,是那种比较暴露的,言行举止也很开放,无一不透露出风尘女子的气息。

    我这比较简陋,杂七杂八的东西一大堆,她进来随便一坐,几叠黄纸就被她压在了丰满的臀部下面。

    “帆哥,你这最近生意好像不太好?”

    我依旧在扎着小纸人,笑了笑,说道:“我这的生意什么时候好过?不过也是好事。”

    “生意不好还是好事?”阿清翘着二郎腿,半靠在后面的一堆白绸布上。

    “说明最近人死的少,这难道不是好事?”师傅在世时常教导我,凡事都要以乐观的心态看待,就算不做个好人,也绝不能做坏人。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人家办丧事都不来你这,看看这都什么?这么乱,也不收拾下。”

    “我没功夫跟你扯,有什么事赶紧说。”

    集中精力扎出的纸人为最佳,而且我有强迫症,东西必须做的没有一丝瑕疵。这也是师父教我的,他告诉我,如果做死人的生意一定要认真,每一个环节都尽量不要出错。不然把东西做坏了就不是扔掉那么简单了,阴气重的人还容易惹上麻烦。

    而我就属于那种阴气比较重的人,重的一塌糊涂。

    阿清也知道我的规矩,不再开玩笑直入正题。“最近遇到点麻烦,想着帆哥你是做死人生意的,之前又做过道士,这才来找你帮帮忙。”

    我停下手中的活,仔细看了看今天的阿清,眉宇之间隐约有一股黑气回荡,看来是撞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师父临死前还嘱咐我,说我修习道法的天赋极差,又是阴性体质容易招灾惹鬼,让我千万不要涉及到有关阴魂的事。而且自己的道行那么低,万一遇到个厉害的,救不了人的同时还容易遭到报复。

    这些年我也一直谨记并且遵守师父的教诲,万事皆有缘由,善恶必有因果,我又何必插手呢?

    “说吧,最近生活有什么异常。”

    虽不打算插手,但作为老熟人,还是可以给她提些建议的。

    阿清此时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有些缺乏安全感,往旁边挪了挪向我靠近了些。

    “晚上睡不好,最近经常做噩梦。有一次梦到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站在我床边,她全身湿透了,往下滴着水,等我醒来后发现床边竟然湿了一大片!帆哥,你说这事怎么那么邪乎?”

    阿清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都白了,显然是在后怕。

    “你确定你床边不是你自己弄湿的?”

    阿清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那个女鬼有没有说什么?或者是对你做什么?”

    “没有,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虽然是梦,但现在想想还是挺真实的,吓的我一晚上开着灯没敢闭眼。”

    “不对啊,一晚没睡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进来时还跟我开玩笑。”

    “这不是白天睡了一会儿吗,再说,我不讨好你,你能帮我吗?”

    阿清冲我一阵撒娇抛媚眼,但这事我还是不能帮她。

    “阿清,我介意你去山上的寺庙看看,听说那里的主持大师是个高僧。”

    “你不就是从山上下来的吗?”

    “我是个半吊子道士,和人家高僧没法比。”

    “那你先帮我看看,这么晚了去山上也来不及,而且现在看到太阳下山我就害怕。”

    阿清执意想让我帮她解决这件事,而且以她的性格不会轻易放弃,肯定会死缠烂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