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8.第 48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西瓜灯作品《您的反派已到账》发/表/于/晋/江/文/学/城/  “陈小姐脉象弱, 加上麻醉的副作用影响,这几天表现得比较嗜睡也是正常反应。另外陈小姐这些天受了寒,导致生理期腹痛,之所以晕倒是由于陈小姐体质较差以及气血两虚引起的。”季医生看起来十分和气,说起话来有条不紊:“这几天注意保暖, 多休息, 地上寒气重,不可直接接触地面。这几天药暂时不用吃, 膳食上多费些心思就好。”

    “送季医生。”邢也说完,管家弯腰对季医生示意。

    季医生微微颔首,与管家一起离开, 屋子里只剩下陈汝心和邢也两个人。

    “知道错了吗?”邢也站起身走到陈汝心的面前,想到她一大早上居然昏倒在浴室门口,想责怪她却又不忍心对她生气,只好硬生生憋出这么一句。

    “嗯, 不该大晚上去阳台吹冷风。”陈汝心不得不仰头看着他, 将纤细脆弱的脖子露在他眼前,“昨晚想事情太入神了,没怎么注意就睡过去了。”

    邢也随意地问了一句:“想什么事?”

    “你的事。”陈汝心格外坦诚。

    “哦?”邢也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说说看。”

    “我在想, 我要不要试着喜欢你。”陈汝心没有回避他灼热的视线,而是说出经过认真考虑过后的一番话:“当初我选择心理学这个专业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但更多的是因为发现自己有某方面的缺陷, 我曾以为是天生的, 但现在我想也许是因为一场意外才失去的。如果这样的我你也愿意接受的话,我们不如试试看?”

    “……”邢也仿佛是要在确认什么似的,手抚上了她脆弱纤细的脖颈,不容错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声音低哑而缓慢:“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说,我想接受你的感情。”陈汝心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也许终有一日,我能回应你的感情。”

    邢也唇角微微上挑,瞳眸一片幽深:“怎么回应?”

    “……”这个陈汝心真的没想好。

    对上陈汝心有片刻空白的表情,邢也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然后愉悦地笑了起来:“那从最简单的开始吧。”

    “……?”对上他眼底深沉裸.露的欲.望,陈汝心动作一滞,下一刻唇被温热的触感所覆盖,脖子被他的手禁锢住,只能微仰头任君采撷。他的吻温柔中带着满满的强势独占意味,令陈汝心无从躲藏,只能将最柔.软最脆弱的部位全部献上。

    “呼吸,你想再晕过去吗?”在陈汝心以为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邢也稍稍离开她的唇,沙哑的嗓音是充斥着压抑的欲.望:“张嘴。”

    陈汝心唇微张喘.息着,形状优美的唇.瓣还带着暧.昧的湿濡,令邢也眸色愈加深沉,他俯身遵从了心底的欲.望将她紧紧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一点一点品尝她的柔.软与甘甜。陈汝心渐渐浑身无力地攀附着他胸.前的衣襟,在邢也的带领下,陈汝心也渐渐学会了换气,时不时回应他的吻。

    在理智被欲.火焚烬之前,邢也终于将她放开,暧.昧的银丝从两人的唇间拉开,为这样的场景添了几分说不出的淫靡。邢也眼神一暗,终究也只是抬手用指腹将她唇间的湿润轻轻拭去,薄唇微勾,别有意味地看着她失神的双眸:“看来以后要多练习才是。”

    “……”好半晌回过神的陈汝心对上他跃跃欲试的神情,伸手推了推他,适可而止。

    谁料手还没碰到邢也就被他抓住放在唇间轻轻一吻,“好好休息,别让我担心。”说完将陈汝心打横抱起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把她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替她捏好被子,又拿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暖水袋从被子里伸进放在她的小腹处,“是这儿疼吗?”

    “嗯。”陈汝心点点头,他的手还在被子里没有拿出去,而是轻柔地按摩着她的小腹。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不带任何情.欲色彩,陈汝心反倒不知道是否要推开他的手。大约五分钟之后,陈汝心感觉到小腹两侧有微热感,疼痛较之先前缓解了许多。这时邢也将手收回,临走前叮嘱道:“有事叫我,我就在隔壁。”然后没有再停留,转身离开了。

    陈汝心躺在床上,视线环顾了一眼这个卧室,整体的布置看起来非常简单大气,四周的摆设也极为考究,橙黄.色的柔和灯光在室内晕开,给人感官上十分舒适,没有躺在陌生环境中的不适感。

    虽然睡不着,但此时陈汝心浑身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她闭上眼,呼吸间都带着属于邢也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男性气息和金合.欢混合的味道,那种让人精神放松的好闻味道,让她有种还躺在邢也怀里的错觉。

    ……

    书房内,刚冲了个冷水澡的邢也终于冷静下了来。

    在他面前站了一个黑衣男人,对方恭敬地低下头:“他们已经查到一些线索,将目标转移向我们。”

    邢也镜片下那双狭长的眼眸一片阴冷,偏偏说出的话听起来十分温和:“薛铭煊这么能耐?”

    黑衣男人回道:“是那个叫做白小雅的女人去我们会所摸情况时,一个属下酒后说漏了一句话引起了对方的察觉。”

    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邢也的身上,只听到他温声说道:“处理干净了。”

    “是。”男人点头,然后问道:“那我们是否要转移?”

    “不必。”邢也望着窗外的秋阳,勾唇笑:“我还想要好好招待他一番。”

    黑衣男人弯下腰:“那属下去准备。”

    “嗯。”邢也微微颔首。

    黑衣男人离开后,邢也站了一会儿,俊美的脸上渐渐笼上了一层暗色,当年但凡参与了那件事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他要让他们尝尽恐惧不安之后不甘地死去。

    ……

    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陈汝心坐起身想要下床,然后手无意间摸到了一个硬物,在另一个枕头底下藏着的,是什么?

    陈汝心把枕头拿开,发现居然是一本相册,样式很陈旧,边上有些磨损,看得出主人经常翻看。而封面上的的右下角居然写着自己的名字……陈汝心想了想,还是翻了开来。

    映入眼帘的第一张原主穿着高中校服的一个侧影,旁边的背景是附中的校门口,不对……这个不是自己高考进考场那会儿吗?陈汝心扫了一眼背面的时间,果然是20XX年6月7日。

    往后翻去,自己去机场、去吃饭、和师兄去导师家以及在咖啡厅躲雨的画面一一浮现,每年都有,看得出偷拍的人很有技巧,因为她从未发现自己被偷拍过。而挑选照片制作成相册的人也煞费苦心,因为照片上全都是只有她一个人。

    陈汝心看得入神,直到门被推开,她才发现邢也进来了,手中的相册没拿稳,顿时掉在了地上……

    “抱歉,没经过你允许就私自翻开看。”陈汝心说完就要下床,准备把掉在地上的相册捡起来。可脚刚要碰到地上的时候,就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锢住了脚踝,随着一声:“别动。”陈汝心便僵着不动了。

    将相册捡起,邢也半蹲在她身前对上她有些意外的眼神,轻轻捏了捏她形状美好宛如冰玉雕琢而成的裸足,低哑着声音道:“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赤脚踩在地上,我就要罚你了。”

    似被他掌心灼热的温度给烫到,陈汝心白皙粉.嫩的脚趾微微蜷起,下意识地问:“……罚什么?”

    只见邢也轻轻一笑,执起她赤.裸的足,微微低下头在她白皙的足背轻轻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