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真正的章节两后刷新哦⊙▽⊙

    洛月汐猛地跳进了湖之中, 入水时动静极轻, 甚至有种举重若轻的感觉。入水之后,即使穿着繁复的襦裙, 可是洛月汐在水中游动的动作却依旧优美敏捷。就仿佛她已经学会游泳很长时间, 不见半点生涩。

    乌黑长发在池水中蜿蜒散开, 随着洛月汐下潜的动作逶迤散乱着, 她身上的长裙已经完全湿透, 紧贴在身上。

    屏着呼吸, 洛月汐双臂推水、双脚轻轻摆动, 动作迅如箭矢的便往水下游去。

    初夏水温极低,还带着料峭的寒,但是洛月汐却仿佛感觉不到这寒冷一般,她睁着没有畏惧一片平静无波的眼睛, 冷静坚定的屏着呼吸往湖底游去。

    果然如同传言所的一般, 这湖是连着城外的湖泊的,湖很深,洛月汐一直往下游却一直没有见底, 反而在水底感受到水流涌动的感觉。

    循着水流的波动游了过去,洛月汐循着那股活水,渐渐看到一个极为隐蔽的洞穴出现在前面,活水朝着那里涌去,不知通往何处。

    没有任何犹豫, 洛月汐手臂推水顺着活水的流动朝着洞穴游了过去。越是深入到洞穴之中, 流水越发的透彻清冽, 十分纯澈剔透。

    而原本还带着料峭春寒的湖水越是往里竟越是温暖,十分惊奇。身处带着暖意的清澈活水中,洛月汐只见周围已经不见任何鱼虾水草,只剩下清澈的流水。

    游动了片刻,终于穿过了洞穴,来到了一汪碧水中。这里与她之前游过的湖底好像已经是两个世界,如今流水的颜色已经不是透明,反而是透着汪汪的蓝色。

    这种蓝色极为绚丽,若有人能够看到这方池水的全貌,就会发现这像是一颗流动着的蓝色宝石。

    看到这样一幅奇幻的场景,洛月汐不见惊讶震撼,反而十分平静,仿佛早有预料。而除了平静,她眼中又染上几分阴郁。

    这里一切如她所想一般的具有神异之处,洛月汐却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她果然,没有猜错,没有认错。

    肺部中的空气已经不多,洛月汐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再耽误。她不再为面前的一幕有所情绪波动,而是开始进行自己的计划。

    既然知道沈鸿轩极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命定主角,既然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单纯的架空古代而是更危险更神秘的修仙世界,洛月汐并不打算什么都不做,仅仅期待着避开沈鸿轩,就可以保全父母,保全她的人生了。

    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这世间最不该的,就是把自己的人生交托到旁人身上,期待着他们的善意和不伤害。

    那样卑微的把自己的心愿和未来托付在旁人身上的感受,洛月汐已经不想再尝试一次!

    她已经失败过一次,错了一次,所以她要改错,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再依靠任何人。

    哪怕那个人是沈鸿轩。

    自己的心愿和未来,只能靠自己来把握,依靠别人怜悯同情爱意换来的未来,不过是空中楼阁,随时可能倾覆。

    洛月汐早就明白这一点,也早就有守护自己人生和未来的准备。

    不管前路如何茫茫,她只认准了一点,只要她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不管沈鸿轩的人生轨迹如何,不管沈鸿轩是不是所谓的命定主角,他都无法再干涉影响到她。

    而在这湖水之下,让这一方水域尽数化为蓝色的存在,就是她如今唯一能想到的,她可以马上握在手中的力量。

    虽然对于当年看的那本书中的情节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但是洛月汐苦思冥想之下,还是能隐隐记起那本书中,男主角在踏上修真之路后遇到的第一个机遇是什么。

    因为那是主角走向修真之路的第一个机遇,所以洛月汐再反复回想思索后,终于隐隐想起了些许线索。

    而那个机遇,就是主角在她未婚妻家中,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湖深处藏着的一处遗迹。

    或许用遗迹来称呼并不正确,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宗门遗址,也不是什么强大修士坐化之地。这里是一个在漫长岁月中,滋生出了懵懂意识的才地宝的栖身之地。

    琉璃净火。以琉璃为名,无形无状,如同一汪流动着的蓝色水流一般,有着水的形状和特性,却是火焰的存在。

    这是生地养的材地宝,只有经过漫长的岁月才有可能孕育出来的存在,在整个地间,即使是数以亿年计算,也不会有太多朵琉璃净火出世。

    而沉睡在这方湖水之下的琉璃净火,甚至已经生出了些许如同幼生动物一般懵懂的神智了。这样的存在,别是凡人界,便是修真界也是万年难得一见,可这却仅仅只是所谓主角前期的机遇和金手指。这所谓的主角,未免太过好运。

    原著中主角到底是怎么找到琉璃净火的,洛月汐已经不记得了,但她在反复回想推敲之后,但她却从众多套路中推论出了收服它的办法。

    当时收服琉璃净火的“主角”也才是凡人,想来所用的手段也没多少,结合一下常用的套路,洛月汐摸索之下,想到了一个方案。

    这个方案,还和琉璃净火本性有关。其性温和如水,虽是异火生,却并不暴戾毁灭,反而温和无害。

    即使洛月汐只是凡人,却也不会因为接近它而受到伤害。而琉璃净火从诞生以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生命,本性干净无垢、不染尘埃,对于它第一个碰到的生命,一定有独特感应。

    屏息着最后的空气,洛月汐快速在这方蓝色水域中游动。

    可惜即使知道琉璃净火就在此处,要找到,却也不简单。至少洛月汐在这方并不太大的水域中游荡了一整圈后,却仍然不见琉璃净火的本体。

    这让她不由心生挫败和懊悔,莫非真的不是主角便找不到琉璃净火?

    不管是不是,反正她不会就此放弃。

    既然她找不到琉璃净火,便只有让它主动出现。洛月汐眼中掠过一丝坚定决绝,下定了决心。

    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洛月汐猛地将那簪子朝自己左手手心刺去,锋利的簪尖刺进白皙掌心,很快鲜血渗出,渐渐扩散,弥漫在这蓝色水域中。

    伤口泡在水中,根本没有止住,一直在流血。渐渐的洛月汐附近的蓝色水中开始染上了一抹娇艳的血色。

    鲜血中包含着的属于生灵的气息分外明显,很快便让一直平静无波蓝色水域震荡起来。

    琉璃净火本身处于沉睡之中,如果不是来自外界的伤害它不会轻易醒来,而洛月汐如今不是修真者,身上的气息浅淡根本不足以唤醒它,想要让琉璃净火苏醒,最简单却也最有效的,就是将洛月汐自身的气息扩大。

    而包含一人气息最浓的,便是她身上流淌着的血。因为生灵的气息,会让琉璃净火有所感应,进而做出反应。

    蓝色水域震荡起来,肺中空气已经渐渐耗尽又失血过多的洛月汐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来,找到你了!

    这些人都身披禁卫军的盔甲,显然都是宫中之人。为首者背上背着一个明黄色的包裹,正压低身体伏在马背之上疾驰而来。

    等这行骑着马疾驰的人更近了,洛月汐才看到在这些宫中侍卫后面,还跟着几个身穿深蓝色太监服侍唇上无须的男子。

    扬了扬眉,洛月汐神色略带几分疑惑,为什么皇上会突然给洛家下了圣旨?洛文彬作为丞相,接旨并不算什么大事,可是来传旨的人为什么还点名了她来接旨?她可不是什么诰命宗室,按理来是没有资格接受圣旨的。

    那么这份旨意的来历和其中的内容就颇为耐人寻味了,洛月汐不知怎的竟想起来沈鸿轩离开时的那个眼神,心头竟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起来,仿佛有些不受她控制的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而那件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她所期盼看到的。

    “姐?圣旨到了,您快回府换上正装接旨吧。”碧玉见洛月汐微微愣神,连忙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

    被碧玉的话惊醒,洛月汐转头凝视了沈府一眼,漆黑无波的眼眸中咻的划过一丝煞气和愤怒,她想来想去,能够让燕帝无缘无故下旨的只怕只有沈鸿轩了。

    他果然没有死心,竟然进宫求了陛下。可是陛下怎么会答应为他们指婚?沈家世代武将,在军中有着庞大的威力和势力,而洛家百年簪缨,在文官中声望极大。

    让他们两家结亲,燕帝脑子没烧糊涂吗?

    可恶,沈鸿轩这一举动无异于釜底抽薪。还真是瞧了沈鸿轩啊,这一手使得好,使得妙。

    她记住了!

    碧珠平时最是没心没肺,此时却最敏感不过,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洛月汐身上突然涌出的暴躁和愤怒,忍不住浑身一颤。

    她颤抖了一下,四处望望,却不知道那股给她带来压迫和一阵寒意的情绪来自谁,只是忍不住和洛月汐道:“姐,我们走快一点儿吧!碧珠……碧珠觉得有点冷。”

    碧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大夏的你冷什么啊!”

    洛月汐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只若有所思的看了碧珠一眼,淡淡调笑道:“发生地震之前,不定碧珠也会有感应呢!”

    这样的敏锐,和她全然的警惕所有外在事情不一样,是真正的赤子之心。

    看她还有心情开玩笑,碧玉碧珠皆松了口气,交换了一个眼色。

    走进洛府,就见府中的下人已经忙得团团转起来,又是摆案桌又是打扫院落,接一个圣旨真是整个洛家都忙了起来。

    抿了抿唇,洛月汐眼中有着嘲讽的神色,在前世,早就没有了皇帝这种存在,早已经是民主社会了,而到了后期,连秩序都崩溃了,还指望有皇帝出现?能活下去就算是谢谢地了。

    不管洛月汐经历过了当年的十年折磨后心性扭曲到什么地步,在最开始她都是接受社会/主/义的教育成长起来的,她能迫于形势像封建势力低头,但绝不能指望她真的发自内心的尊崇皇帝。

    换上了正装,洛月汐随着洛文彬和洛夫人一起在洛府的正堂中接见前来宣旨的使,堂中摆放着案桌,擦得干干净净是准备着用来放置圣旨的。

    那使是一个四十余岁面白无须的胖胖太监,白胖的脸上带着和煦憨厚的微笑,颇有些弥勒佛的意味,他看向洛家三人,眼角隐蔽的扫了洛月汐一眼,才笑着对洛文彬道:“洛丞相,还请洛姐上前,咱家就宣布陛下的旨意了。”

    洛文彬淡淡扫过那太监一眼,表情略显漠然:“福公公,宣旨之前我还想问问这旨意到底为何?”若是圣旨宣了却没有奉召,那就是洛家违抗皇命,可若是圣旨并未宣读,那就有了转圜的余地。

    洛文彬出任丞相已经十年有余,皇上也很信任他,况且这件事情不仅不是坏事,还是大的喜事,所以福公公也不担心什么。

    笑呵呵的就道:“洛大人,是喜事呢。之前沈将军在宴席上已经定亲了,咱家还想是哪家姐如此福气,没想到就是洛大人家的千金。”

    “沈将军对令千金真是一片真心,今日竟是进宫请求陛下给他和洛姐赐婚呢。还,宁愿用他征战西荒的功劳来换赐婚。您有这样一个乘龙快婿,可不是喜事吗。”

    洛文彬面色微微一变:“福公公,这旨意……”

    “洛大人是不是急着接旨,那咱家这就宣旨意了。”福公公在宫中生活了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是炉火纯青,一见洛文彬脸色不对不仅没有半丝喜意,反而有些许怒火,就知道这桩婚事一定是有待商榷。

    所以半分他不敢拖延,连忙就自己要宣旨,生怕洛文彬会阻止他宣旨然后不听旨意。如果这件事情真的发生了,到时候他回宫中可是要吃挂落的!

    不去看洛文彬的脸色是不是更难看了,福公公笑着摊开手中明黄色的圣旨,也不管听旨的人是不是已经跪下以示对皇上的尊重,直接就念道:“奉承运、皇帝诏曰:骠骑将军沈昭与洛丞相之女青梅竹马、指腹为婚,沈昭勇冠三军、英姿勃发,洛氏好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