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真正的章节两后刷新哦⊙▽⊙

    还是, 这多日来缱绻在她心头的救命之恩, 都只是她一厢情愿?她不相信!

    出了宫门后, 沈鸿轩才算是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满腔怒火,他想起之前那位公主在提到他未婚妻子时的那种眼神和语气, 怒火便忍不住再次窜了出来。

    不过他已经能做到不把那怒火发出来, 而是深深的压抑到心底,无论如何,他不想因为他招来的一些坏事影响到她。

    抿了抿唇,沈鸿轩觉得自己回到燕京的喜悦期待兴奋都被今的一些乌龙事情给搅和了。右手垂下,直到再次摸到他藏在袖子中的事物时,他的心绪才随之温柔平和起来。

    隔着袖子捏紧那坚硬的物品,沈鸿轩踌躇满志的四处望着,寻找着洛府的马车。很快他就远远看到了洛府的马车, 马车前,有一个身穿灰色葛布的中年男子正满面焦急的等待着。

    沈鸿轩认得那人, 那是洛府的管家,看着洛府管家脸上的焦急担忧之色, 不知怎的, 沈鸿轩心里缓缓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快步走近,沈鸿轩才注意到在另一个方向, 洛氏夫妻和他爹娘正往这边走来,原来洛文彬和沈山会落到他后面, 一是沈鸿轩心里憋着一口气脚下生风般的往宫外窜, 二却是他们要转道去椒房殿接夫人。

    沈夫人一眼就看到沈鸿轩了, 顿时柳眉一竖冲了过来,体型娇的沈夫人的动作却一点儿也不符合形象。

    她猛地冲过来一把掐住沈鸿轩的耳朵拽低他的头,柳眉倒竖:“好啊,你个子跑去西边一年长本事了是不?竟然敢勾三搭四朝秦暮楚!看我不收拾你这兔崽子,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娘,我真没有!我发誓!!”被掐住耳朵却完全不敢反抗的沈鸿轩只能顺着沈夫人的力道弯下腰,任她将自己的耳朵拧成一圈。

    洛夫人温和的笑了笑,对沈夫人嗔道:“阿南,鸿轩今才刚回来,你也不关心关心他,你这性子啊,可得改改了!”

    “哼,看在你洛伯母的面上,给你机会解释!”沈夫人甩开沈鸿轩的耳朵,退开几步昂起头来哼道。

    不等沈鸿轩解释几句,原本候在马车前面焦灼等待的洛府管家已经急步跑了过来,一路冲过来,连气都来不及喘匀,管家便满脸急色担忧的道:“老爷,夫人,姐今日上午在花园中落水了!”

    “什么?!!”和沈鸿轩一起惊呼出来的是洛文彬和洛夫人,洛夫人面上温柔消失不见只剩一片焦急,“月汐是上午落水的,为何到现在才禀告?”

    管家一脸苦笑的抹了抹汗,无奈道:“老爷和夫人都在宫中参加宴会,我实在是没办法通知您。”

    “请了大夫没?”沈鸿轩急道,目中满是焦急。

    摇了摇头,管家满脸无奈,一脸担忧:“姐她并无大碍,所以不许我们请大夫过府!”

    “胡闹!老爷,我们现在就赶回去!管家,趁着宫门没关,你带着老爷腰牌进宫去请御医!”洛夫人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洛文彬同样一脸担忧,眉头紧皱。

    沈鸿轩连忙凑上前去:“伯母,我和你一起去!”

    “如今已是夜里,沈校尉若是要拜访,还是请明日下了拜帖再吧!”洛文彬表情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波动的拒绝了沈鸿轩的要求。

    虽然他表情淡然,但是沈鸿轩却知道洛文彬一定是生气了,只看他唤他“沈校尉”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以前洛文彬对他,可不是这样疏离的!

    面上即使再急切,但是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沈鸿轩也不可能真的不要脸面的跟上去。看着洛府的马车疾驰离去,沈鸿轩站在原地目视着马车越走越远,在夜风中他的背影显得颇为凄凉和挫败,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

    沈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深有感触同甘共苦的表情:“你也该习惯了,你未来岳父就是这个性格!想当年你父亲我,没少被他冻着,不过习惯以后就好了。你要是真担心洛家那丫头,明日一早就去洛府拜访呗。反正沈府洛府就隔一道墙,你过去也方便。”

    沈鸿轩听到其中几个字眼,眼睛里亮起了光芒,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不再是之前那副焉了吧唧的模样,反而是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般露出了一个略带狡黠的微笑。

    “喂!你又给你儿子出什么坏主意呢?这一个个的都这么鬼精,都是你给带出来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当老/子的也不好好做个榜样。”沈夫人彪悍的一巴掌拍在沈山背上,一脸不满。

    不提这边沈家如何,单这边洛府。洛文彬洛夫人回府之后自然又是一阵混乱忙活,洛月汐刚刚用过晚膳正撤下晚餐呢,洛夫人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月汐,你没事吧?我听你落水了,真的是担心死我了!”

    “娘,我没事,不过是不心沾到了点水,哪里会怎么样?你看我现在,不就没事吗?”洛月汐看到她这一世的父母,每一次都会打从心底觉得温暖,他们是真的在用他们的一切来爱她、保护她。她很感激,并且也想同样的守护他们。

    因为从心底的珍惜着现在的父母们,洛月汐不愿意敷衍他们,再三保证了自己真的没事,也由他们请回来的御医就诊之后,她才返回自己的院休息。

    等沐浴完毕躺在床上时,洛月汐感觉到从双手上传来的刺痛已经缓解了许多,又感受着从丹田处升起的暖暖灵气,微微笑着打算入睡。

    就在此时,仿佛察觉到什么,洛月汐突的从床上跃了起来,拔出藏在枕下的匕首,洛月汐目光森冷警惕的望着纱帐外。

    而这时,纱帐外传来一声带着试探、犹豫和心的呼唤:“阿月,你睡了吗?”

    “而这些,究其根本,不过是因为我是个女子,不能自己一人撑起洛家,要如浮萍依靠旁人。既然不管嫁给谁日后都难免碰到这样的事情,既然所有的约定情谊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我又为什么要嫁?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无需依靠任何人,这样不好吗?”

    看到洛夫人脸上出现的痛色和担忧,洛月汐软了心,低声道:“母亲将我抚养长大,莫非还不知女儿性子?我心里清楚什么样的未来对我最好,还请母亲赞同女儿的决定。”

    沈鸿轩脸色大变,他迈步到洛月汐身边,眼中有痛楚和悲伤,却并没有一丝的惊讶,似乎早已经猜到了洛月汐有这样的想法。他握住洛月汐的手,双眸如星明亮紧盯着她:“我不好吗?为什么你宁愿一个人,也不要和我在一起?”

    “不是你不好,是你太好。”洛月汐微垂下头,轻轻拂开沈鸿轩的手,沈鸿轩原本握得很紧的手,就那么轻而易举轻描淡写的被洛月汐挣开了。

    就在此时,之前一直沉默着一言不发,只保持着高深莫测微笑的洛文彬突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沈山,带着你儿子回去吧,今日的纳彩之事,暂且押后再论吧。”

    他深深看了洛月汐一眼,淡淡道:“我不是为难你,只是结两性之好这种事情,除了我们做父母的同意,还得孩子们愿意。”

    沈山原本还梗着脖子怒发冲冠呢,洛文彬这么一发飙,沈山马上就萎靡了下来,恹恹的耷拉下眉眼,十分没骨气的应了一声。

    沈夫人柳眉一竖就要正面怼上洛文彬,却被洛夫人握住手,然后接到了一个带着恳切的眼神,最后没办法沈夫人败在了她温柔如水担忧恳求的目光下:“好吧,这事算我们沈府做的不地道,也没事先通个话,直接就过来提亲了,你们要好好商量一下也是应该的。”

    “行了,臭子,还赖在这干嘛?跟你娘我回府。”沈夫人一个箭步冲到愣愣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表情越发冷然还带着一丝孤注一掷疯狂的沈鸿轩身边,拽住他的耳朵就要往外面拖。

    没有反抗的被沈夫人拽着耳朵拉出了洛府,沈鸿轩在出门之前转向洛月汐的方向,目光沉沉的看了她一眼,那目光中包裹着的痛楚、深沉和孤注一掷的疯狂坚定让洛月汐不禁微微蹙眉,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很明显沈鸿轩是不会这样轻易的接受这样的结局的,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洛月汐抿了抿唇,避开了沈鸿轩的目光。

    等沈家三人离开后,正堂一时沉默了下来,洛文彬看着洛月汐,略带无奈的叹道:“月汐,你是什么时候有了想要自立门户的想法的?你要知道,大燕立国百年来,可从来没有女子开户当家做主的先例。你想成为这第一人?难。”

    “以前没有先例,那就我来做这个先例,我来开这个先河。”洛月汐勾起唇角,没回答洛文彬的问题只是将自己的决心重申了一下。

    看出洛文彬的担忧和反对,洛月汐只是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转而问道,“父亲今日好似已经不赞同我与沈鸿轩的婚事了,是有什么原因吗?”

    看了一眼含笑的洛月汐,洛文彬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疲惫来:“还不是因为你,定下婚约时,你和鸿轩都是总角之年,我想着青梅竹马的感情总是真挚的,谁知道你却是个扭性子,根本就不愿意嫁给沈鸿轩。”

    听得洛月汐这一番带着疼爱无奈的话,洛月汐不由心头暖暖的,她抱住洛文彬的右手,依在他身上,还像时候那样撒娇:“我就知道父亲最疼我了。我对沈鸿轩只有兄妹之情,嫁给他实在别扭,爹爹你就再疼我一次吧。”

    洛文彬还没话呢,洛夫人就嗔怪的点了点洛月汐的眉心,状若生气:“就只你父亲疼你,我不疼你了?”

    洛月汐仰脸对洛夫人满是依赖的笑了笑,嘻嘻着:“娘也疼我,娘最疼的人就是我了。”

    一家人和和乐乐的一起吃了被沈家上门搅和了的早餐,临出门前,洛文彬提醒了洛月汐一声::“那个云笙公主有古怪,她若是因着沈鸿轩的事情找你,你别理会。只怕这事背后还有阴谋,沈鸿轩虽然将她交给了张将军,自己却还是被牵扯到了,我只怕那云笙公主因为他找你寻事。”

    略怔了一怔,洛月汐当然耳闻过云笙公主的事情,因为这位公主明火执仗表明车马的爱慕追求着沈鸿轩,她和沈鸿轩的那些八卦纠葛,碧珠都打听得清清楚楚在她耳边过了。

    只是当时洛月汐也并没有怀疑过云笙公主来到大燕是另有内情,暗中藏着阴谋,因为再想起了那本书沈昭的人设后,洛月汐潜意识的把云笙公主当做了沈昭未来后宫中的一员,所以对云笙公主着了魔一般的爱慕上沈鸿轩这件事情没有半点惊讶,而是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如今想想,虽然这个世界可能是那边的一种具象化,但是并不代表其中的人全都是没有感情没有智慧的npc,或许沈鸿轩确实很优秀,但是他是否优秀到了一个大国嫡公主不要脸面的倒追,那就有必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不过洛月汐也只是略想一想,并不是真的关心这件事情。无论云笙公主的爱慕是真是假,藏着什么算计阴谋,都和她没有直接关系,也轮不到她为了这件事情来操心。

    这边洛月汐借着沈家提亲的机会,向洛父洛母表达了自己想立女户的意向后,又跟自己父母撒了会娇,了会儿话,初步取得了父母的认同,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准备回房再补个觉。

    而这边,沈鸿轩沉默着离开了洛府,却并不打算和父母一起回与洛府只有一墙之隔的沈府。

    “你打算去哪啊?”沈山见儿子不打算和他们一起回去,瞪起眼来皱着眉头问,他今提儿子提亲却被拒绝,要不是怼回他的人是洛文彬,他早就爆发了,不过现在也是一肚子火气。

    沈鸿轩眼中有坚定的神色闪烁,他仰头看着百年洛家的府邸,沉声道:“我要入宫。”

    “进宫?进宫干嘛?是不是去见那个狐狸精?”沈夫人敏锐的眯起眼睛,盯着沈鸿轩的目光阴测测的。

    抽了抽嘴角,便是心里满是郁闷难过沈鸿轩也被自己亲娘这句外飞仙一般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我想请陛下赐婚。如果有陛下的旨意,就是洛大人不同意,也是不能抗旨的。”

    洛月汐猛地跳进了湖之中,入水时动静极轻,甚至有种举重若轻的感觉。入水之后,即使穿着繁复的襦裙,可是洛月汐在水中游动的动作却依旧优美敏捷。就仿佛她已经学会游泳很长时间,不见半点生涩。

    乌黑长发在池水中蜿蜒散开,随着洛月汐下潜的动作逶迤散乱着,她身上的长裙已经完全湿透,紧贴在身上。

    屏着呼吸,洛月汐双臂推水、双脚轻轻摆动,动作迅如箭矢的便往水下游去。

    初夏水温极低,还带着料峭的寒,但是洛月汐却仿佛感觉不到这寒冷一般,她睁着没有畏惧一片平静无波的眼睛,冷静坚定的屏着呼吸往湖底游去。

    果然如同传言所的一般,这湖是连着城外的湖泊的,湖很深,洛月汐一直往下游却一直没有见底,反而在水底感受到水流涌动的感觉。

    循着水流的波动游了过去,洛月汐循着那股活水,渐渐看到一个极为隐蔽的洞穴出现在前面,活水朝着那里涌去,不知通往何处。

    没有任何犹豫,洛月汐手臂推水顺着活水的流动朝着洞穴游了过去。越是深入到洞穴之中,流水越发的透彻清冽,十分纯澈剔透。

    而原本还带着料峭春寒的湖水越是往里竟越是温暖,十分惊奇。身处带着暖意的清澈活水中,洛月汐只见周围已经不见任何鱼虾水草,只剩下清澈的流水。

    游动了片刻,终于穿过了洞穴,来到了一汪碧水中。这里与她之前游过的湖底好像已经是两个世界,如今流水的颜色已经不是透明,反而是透着汪汪的蓝色。

    这种蓝色极为绚丽,若有人能够看到这方池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