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食人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项雅问楚云要了一片锋利的金属,把那些清理干净的白骨削尖,变得像尖利的短刀一样。握着白骨挥了几下,长度合适,又足够坚硬锋利,倒是比身上那些厨房刀具好用多了,她递了两根给商清逸,把剩下的一起丢进了空间里,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下了楼。

    宫辰已经准备好了,歪在沙发上满脸深沉地放空自己,他的手边放着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项雅凑过去一看,竟然是个清单。

    “没必要费心思想这个吧,我有空间,看到的都拿回来不就行了。”项雅不是很理解他。

    宫辰摇了摇头,随手把单子揣进口袋里,“没必要去的地方何必浪费时间,我已经规划好路线了,现在走吗?”

    项雅点点头,递给了他一根骨刃,顺口问道,“我们怎么去?”

    “旁边车库里有车。”宫辰晃了晃手里的钥匙,“我先去开车,等我喊你们了再出来。”

    宫辰不会被风影响,他们却不一样,能尽量减少暴露在风里的时间最好。

    项雅趴在窗户边,本来想看宫辰的车过来了没,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被远处那个庞然大物吸引了过去。外面一片漆黑,加上风沙的遮掩,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那一片庞大的阴影却像是印在眼睑里的一样,清晰地冲进了视网膜里。它还是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座小山稳稳地杵在那,只靠它那庞大的体积就能摧毁所有人的希望。

    “别看它了。”一只手蒙住了她的眼睛,不重的力道带着她的脑袋往后仰,她不得不顺着力道往后退。

    正好此时门外传来了宫辰的喊声,夹杂在猎猎的狂风里,像信号接收不好的老旧收音机,刺刺拉拉地几乎听不清。

    项雅戴上帽子,围巾一圈圈绕在脖子上、蒙在脸上,裹得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她看了看只带了帽子和口罩的商清逸,闷闷的声音隔着围巾传了出来,“你真不带围巾吗?”

    “碍事。”商清逸抬手立起衣服的领子,然后推开了大门。

    狂风像找到了突破口一样争先恐后地从门缝里挤了进来,狂风吹得项雅帽子几乎要飞出去了,她不得不抬手按着。两人从门缝里钻了出去,刚把门关上,无处可去的狂风就把两人掀得后退了两步,烙饼似得贴在了门上。

    两道气流忽地飞来萦绕在身边,仿佛中和了狂风,身上的压力骤然减轻了不少,只不过气流的方向杂乱,吹得两人一时间造型有些迷乱。宫辰趴在车窗上欣赏了一会,这才提醒道,“快点上车了。”

    “你这异能挺好用的。”项雅上了车就忍不住赞叹,“起码这种天气就挺好用的。”

    “一直这样耗费的话撑不了多久。”

    车子缓慢地驶上了公路,因为天气再加上天黑的原因,前方的能见度实在太低,宫辰也不敢开太快。唯一的好处是路上真的一个丧尸都没见到,空旷得甚至让人产生了全世界只剩下他们的错觉。

    短暂地和风接触到多少还是有些被影响到了,项雅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努力压下那股眩晕感,试图说些其他话题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我有点好奇丧尸在这种天气会躲到哪里去。”

    “镇上应该不可能,雨停的第一天我就跟去看过,那里几乎没有丧尸。”宫辰半开玩笑道,“如果那些丧尸也有些智商的话大概会找住宅区躲吧,毕竟它们也算是群居属性的。”

    开车到镇上原本只要十几分钟,因为开得慢,他们用了大半个小时才到。宫辰没有在一开始路过的几个店面前停下,而是缓慢地开进了镇子的中心区域,“这附近被搜刮了不少物资了,再往里面倒是没人敢去。”

    他把车停在了广场上,拿出了自己列的单子,轰着两人下车,“快点,手电筒拿出来。”

    他们的第一站是服装店,出来后他们才意识到晚上到底有多冷,如果不是几个人裹得够多,还有宫辰的风异能护着,早就该冻得全身僵硬了,宫辰本来没把衣服的需求放在第一位,结果出来后的第一秒他就迅速打了自己的脸。

    然而进了店,几个人都傻了眼。

    现在正值夏季,店里挂的全是夏装。

    t恤短裤连衣裙,要多省布料就有多省,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看一圈下来,整个店里最厚的衣服就是衬衫牛仔裤了。

    “这就很尴尬了。”

    面对这种情况项雅居然无奈到想笑出声了。

    要不是这该死的末世,这个时候穿这些衣服都还嫌热呢。

    幽幽地叹了口气,项雅还是认命地拉了个空间出来挑那些尽量厚的衣服收了起来,大不了多穿几层呗。

    “我去仓库看看,肯定有积压的过季装。”商清逸还是不太死心,绕过收银台进了仓库。

    项雅对此并没抱太大希望,她知道换季后没卖出去的衣服大部分都会送回厂家去,不过被褥这些商场、超市现在应该都还有卖,没有厚衣服的话等会只能尽量多带些厚实的被子回去了。

    宫辰嫌弃地扯扯这件、甩甩那件,所有袖子稍长些的都给拽下来了,“我竟然没想到这种状况,天这么冷,这些衣服顶什么用。”

    “总比没有好。”项雅只能苦中作乐,“我们要是在义乌说不定就能吃喝不愁了。”

    宫辰嗤笑一声,也没说什么,望着被他扯下来的衣服,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内室里传来了拆纸箱的声音,听起来手法很是暴力,项雅刚准备过去看看,商清逸已经拖着大号的塑料袋出来了。

    “就三件羽绒服,还有几件大衣,剩下的全是春秋装,大部分都是打底衫。”

    项雅眼前一亮,“有风衣吗?”

    “有。”

    “那也行,至少比这些暖和多了,现在正好能穿。”项雅连忙跑了过去,“都找出来。”

    宫辰也过来帮忙,一边埋头整理衣服一边说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去入室抢劫了。”

    “啊?”

    宫辰翻了个白眼,慢吞吞地解释,“现在除非我们能找到服装厂,不然上哪弄到羽绒服,但是住宅区里肯定有,谁家没冬装啊。”

    “现在去肯定来不及了吧。”

    “以后再说吧。”宫辰把最后一箱衣服拆开,失望地发现这一箱全是连衣裙,他丢开箱子拍拍手,“收完就走吧,下一个去便利店。”

    项雅应了一声,余光瞥到那箱子里露出的一角红色连衣裙,忽地想起第一次见到商清逸时她也是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那惊艳地画面还印在脑海里。

    “好了没?”宫辰在门口催促道。

    “来了。”项雅连忙站了起来,看商清逸已经出去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顺手把那箱裙子收进了空间,“走吧。”她拿着手电筒出了内室,手电筒的光刚移向门口,站在店中间的商清逸忽地一个健步冲了过来,抬手挡住了手电筒的光,一边关掉开关一边低声喊住了宫辰,“别出去!”

    她的动作让两个人都紧张了起来,宫辰也跟着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商清逸没说话,按着项雅的头慢慢蹲了下来,摆摆手示意宫辰也照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外面仍然黑漆漆得什么动静也没有,几个人蹲得都有些脚麻。宫辰有些耐不住了,扭头正想问问到底怎么了,一句轻柔的男性嗓音在呼啸的风中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

    “奇怪,我的小花们告诉我这边有人啊。”

    宫辰瞬间垂下了头,紧紧抿起了嘴,生怕发出半点声音。

    “可能已经走了吧。”一个普通的声音响起。

    另一道低沉的声音问道,“你的植物还能探测得更精确点吗?”

    轻柔的嗓音有些恼怒,“它又不是探测仪!”

    “啧。”

    沉闷的脚步声在风中几乎听不见,项雅甚至连自己的呼吸都下意识屏住了,却还是无法分辨脚步声的方位。

    “会不会——”那道轻柔的嗓音拖长了音调,带出一丝黏腻的意味,在狂风中被扭曲得有些走调,“躲起来了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