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Part 138 调查黄子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黄金海岸刚好就在南西村,陆旭和莫晓娴租了一个船,特意赶往十海里,哪里虽然看着四处环海,但是莫晓娴一下子就能看见海底的颜色成色不一样,莫晓娴问船夫,道:“船家,你知道这十海里的海域,有什么情况吗?”莫晓娴这么问,船夫自然不懂,船夫只是笑道:“姑娘,虽然这里是十海里,但是这里的礁石特别多,就算是下去潜水,不会游泳的人,也不会困水。”

    船夫的话像是一击炸弹一样,莫晓娴淡淡一笑,道:“是不是就算有人被仍在这里,也不会死?”

    船夫笑了一下,道:“这个是自然的,只不过谁会无缘无故地被仍在这里呀。”船夫的声音刚刚落下,他突然觉得什么,道:“你还别说,三年前,这里的确被救上来一个人,据说还挺有钱的,救他的渔民,也得到了不少的报酬,这个事情一下子轰动了整个南西村。”

    莫晓娴回头看看向陆旭,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在梦中梦见黄子涛被我扔在这片海域,你会觉得我是疯了吗?”

    陆旭摇头,说:“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只是怀疑你是卧底,毕竟,这里死不了人。”

    莫晓娴心中想的自然不是这样的,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拿刀子插入男子胸膛的时候,那力道和位置,是不会让人死的,可是十海里的事情,她疑惑了,就算男人死不了,可以血液足够引起十海里的鲨鱼,血液对鲨鱼的刺激,足够让一个人死,只能说莫晓娴对梦境之中的那个自己,还有着怀疑。

    莫晓娴是跟着一位管家走进黄子鸣的卧室,原本以为黄子鸣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他一定是平时打打高尔夫,又或者是遛遛狗逗逗鸟,但是莫晓娴看见黄子鸣的家显然和印象中的人不太一样。

    其实莫晓娴来之前是做了黄子鸣的调查的,可是没想到,外面看着这么豪华的别墅,里面居然被装饰成了医院的样子,而且里面进进出出的很多穿着护士服的女子,莫晓娴心中腹诽:“角色扮演吗?”

    “莫小姐,前面那栋楼就是了,我就送你到这里了。”管家很客气的说着,然后很礼貌的转身走开。

    莫晓娴愣了半天,然后才回头看着对面的装修成医院的大楼。

    午后的阳光静静的照射在装修成医院那长长的走廊上。

    莫晓娴走上了楼梯,走进走廊,竭力平定自己那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她稳定的迈着步子,熟稔的找寻著病房的门牌,然后,她停在二一二号病房的门口。她来之前和管家电话沟通过,但是管家说黄先生病了,不方便见客,莫晓娴说自己是黄先生的旧友,才勉强今天过来的,说来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莫晓娴转个弯,看见房门上挂著“禁止访客”的牌子,房间里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咒骂声。她伫立片刻,下意识的拂了拂披肩的长发,这个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过来,看了莫晓娴片刻,然后用领子边上的微型对讲机可能在说着什么,但是那个护士眼神依旧盯着莫晓娴,好像是打量她一样,但是很快,护士疑惑的眼神变成了和气的眼神,然后走向莫晓娴,并且把兜里面放着的护士帽递给了莫晓娴,莫晓娴一怔,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

    护士笑了笑说道:“黄先生自从病了之后,他就整天疑神疑鬼的,除了护士他谁都不见的,所以……”护士欲言又止的样子。

    莫晓娴一下子就理解了,然后接过帽子,整理了一下头上那船形的护士帽,同时拿了一件护士服,心里迷糊的在想著,这病房里要面对的又不知是怎样一个难缠的病人?莫晓娴虽然是不记得三年前的事情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她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之前在杂志社工作的时候,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应付过种种类类的难题,她不怕面对这个曾经用刀捅过的男人。但是,刚才,那好心的护士长,曾用那么忧郁而烦恼的声音,对她求救似的说:“莫小姐,不管黄先生对您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请不要硬着对付他,恐怕……他的病情会加重的,如果你再应付不了,我们实在拿他没办法了!也只能等着管家来处理的。”

    这个黄子鸣真的是三年前自己曾经用刀子对付过的人吗!他现在怎么就这么胆小了呢?莫晓娴对自己默默的摇了摇头,黄子鸣,他该是个颐指气使的、坏脾气的、傲慢的商人!一个富豪,自然会养成富豪的习性。而她,无论如何,总得面对眼前的难题,莫晓娴现在倒是有点后悔过来看这个人,轻叹一声,她昂了昂头,下意识的抬高了下巴,似乎这样就增加了她的骄傲和勇气。略一沉思,深吸口气,她不由自主的竟浮起了一个自嘲似的微笑,了不起惹怒他被赶来呗,能有什么大不了的,又怎样呢?于是,带著这满脸的微笑,她敲了敲房门。

    门内传来一声模糊的咆哮:“不是刚刚敲过门吗?怎么又敲门?进来吧!”

    黄子鸣!有点意思,莫晓娴唇边的笑意更深了。推开房门,她走了进去,门内,一个坐在床上的男人正面对著窗口,背对著她。她只能看到他那满头乱七八糟的、花白的头发。在他旁边,有个妆扮入时的少妇,正带著满脸的烦恼与不耐,在低声下气的侍候著。莫晓娴的出现,显然使那少妇如获大赦,她正要开口向老人报告新护士的来到,那老人却已先开了口:“是谁?”他问,声音是严厉而带著权威性的。

    “哦,”莫晓娴仍然沉浸在她自己的自嘲中。“今天拜访你的人。”她微笑的说。猝然间,那男人把身子转了过来,面对著她。莫晓娴接触了一对锐利无比的眸子,像两道寒光,这眸子竟充满了慑人的力量。尤其,这对眸子嵌在那样一张方正的,严肃的,而又易怒的脸庞上,就更加显得凶恶了。黄子鸣说道:“你说什么?”他大声问。

    “我说我是今天拜访你的人。”莫晓娴清晰的说,并没有被这两道凶恶的眼神所打倒,相反的,她心中那抹自嘲和滑稽的感觉正在扩大,这男人是个标准的怪物啊!看来三年前的伤害不小呀,笑意控了她整个面部的肌肉,遍洒在她的眉梢眼底。“听说,您从来不见外客,要不是说是您的旧友,看来我也不好进呢。”她说,笑著。

    那男人怔住了,他那两道不太驯服的浓眉虹结了起来,眼光阴鸷而疑惑的凝视著她。好像从眼睛里面倒影出来一种莫名的情绪,最终黄子鸣看向旁边的女人,然后用手摆了摆,说道:“你,出去。”

    女人听见之后如同大赦天下一般,赶紧离开,一声逃离一样的关门声,之后屋内就十分安静了。

    良久,没有人打破这样的宁静,最终,黄子民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桌子,并且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莫晓娴知道对方的意思,似乎也知道了黄子鸣的用意,他不相信任何人,可是为什么偏偏要相信自己呢?难道黄子鸣对三年前的自己有别的印象?

    莫晓娴走到桌子旁边看见上面有纸和笔,她拿过去,递给了黄子鸣,黄子鸣很快接过,动作利落的根本不像是卧病在床上的病人,黄子鸣在纸上面写了这样的一段话:“我记得你,三年前,是你救了我。”黄子鸣写完之后,突然表情变得很暴躁,朝着莫晓娴吼道:“你说来拜访我,为什么我不认识你。”

    莫晓娴接过纸张,在上面写着:“你怀疑里面有监听器是吗?”写完,她又很委屈的说道:“我只是听说您的事迹,您是一名成功的商人,但是为什么不接受媒体的采访呢。”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过来我就会接受你的采访吗?”黄子鸣吼完,就指了指外面的花园,并且在纸上面写道:“花园眼线少,我们可以去哪里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